<tbody id="8j8gr"><pre id="8j8gr"></pre></tbody>

<button id="8j8gr"><acronym id="8j8gr"></acronym></button>

    <span id="8j8gr"></span>
  1. <table id="8j8gr"><em id="8j8gr"><samp id="8j8gr"></samp></em></table>
    <progress id="8j8gr"><big id="8j8gr"><video id="8j8gr"></video></big></progress>

    張老師讀水滸之十五:黃牛肉與水牛肉

    黃牛肉與水牛肉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夠吃到的,但卻絕對是一個地方的特產。這個地方很有名,叫十字坡。
    十字坡也只有一家酒店有得買。這家酒店環境很好,就在一棵需要四五個人合抱才勉強抱得過來的大樹邊。酒店的主人很有名,男的叫菜園子張青,女的叫母夜叉孫二娘。
    張青原來還算務正業,是個種菜的菜農,不過種的不是自家的地,是替一個叫光明寺的廟里種的,有一天,也不知道是因為一件什么事,反正絕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與寺里的和尚發生了爭執,他脾氣暴躁,一時性起,一失手便把和尚給宰了,而且為了毀尸滅跡,他竟然把這座廟燒成了一片白地。
    也許天高皇帝遠,也許他運氣實在好,干了殺人放火的潑天大事,居然還可以逍遙法外,“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句流行了成百上千年的俗話如果拿過來對他振振有詞說,一準會笑掉他的門牙。
    他本就是一個不怎么安分的人。既然殺人放火都沒有受到追究,那做強盜就更不會有什么問題。所以他有滋有味地干起了“剪徑”的勾當。“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一天,他照常打劫,卻遇上了一個對頭,一個姓孫的老強盜,小巫見到了大巫,結果他這個小強盜被那個老強盜一扁擔打翻在地,這下總有苦果子吃了吧,沒想到,他的運氣實在太好,不僅不“惡有惡報”,不但沒有置之死地,還居然被老強盜帶到城里收做了徒弟,后來還娶了老強盜的女兒。真是比狗屎運還狗屎運。也許是天下強盜是一家,就像通常說的天下警察是一家一樣,也也許是不打不相識,惺惺惜惺惺,強盜惜強盜。這也可以看出,強盜自有強盜的一番邏輯,是我們這些沒做過強盜的人難以理解的。
    做強盜當然不是長久之計,這畢竟還是在刀尖上行走的活計。積累了第一桶金之后,張青很懂得轉型,就像改革開放之初一些人下海經商一樣,他跟老婆孫二娘商量后,并且說干就干,就在十字坡開了這家酒店。
    放在十字坡這樣的鄉野之地開酒店,有些蹊蹺。雖然開在路邊,可客源不會很多,不可能像在城市里那樣,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不過,有時候做生意也像打仗一樣,人不在多,而在精,張青看重的是經過這里的多是過往的客商,商人最有的是錢,這樣,他的店就有利可圖了。開始他可能還是一本正經的做著生意的,可是就算收的飯錢菜錢住宿錢多一些,也沒有豐厚可觀的利潤。這就得想點辦法,怎么樣才能實現利潤的最大化?就像馬無夜草不肥一樣,人無橫財不富。作為一個對殺人放火沒有什么顧忌而法制觀念又非常淡薄的人而言,對于一個曾經殺了人放了火卻沒有受到追究的人,殺人既輕車熟路,得心應手,又可以做人肉生意,一本萬利,自然便成為張青夫婦的一個重要選項。加之人肉包子制作十分簡單,不用什么工藝,而且還不用花什么力氣,只要有蒙汗藥就成。
    什么買賣做多了,都會取得一定的經驗的。他們把麻翻的人分門別類,肥胖的人可以做成黃牛肉,瘦弱的蠻子可以做成水牛肉;大塊的好肉,切做黃牛肉,零碎的小肉也不能浪費,可以做餡子包饅頭。
    這樣的營生就一直這樣干了下來,而且經年累月,還真沒有出過什么事。既沒有工商部門的官員來檢查,也沒有衛生局的技術人員來檢疫,還沒有公安局刑偵隊的警察來偵查,也不知道他們夫婦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地痞流氓阿飛無賴也沒來上門耍無賴或索要保護費。真是想怎么做就這么做,想要誰死就讓誰死,真是無法無天。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做多了,十字坡酒店就名聲在外了。就連武松這個在此時還沒怎么行走江湖的人也聽到了:“大樹十字坡,客人誰敢那里過?肥的切成饅頭餡,瘦的卻把去填河。”不過,他這句順口溜與事實明顯不符,所以笑嘻嘻的孫二娘便予以駁斥:“客官,哪得這話?這是你自捏出來的。”肥的明明做成黃牛肉賣嘛,而且又怎么舍得把瘦的拿去填河呢?
    也許害的性命實在是太多了,差點還把大名鼎鼎驚天動地的魯提轄給剝了,幸好張青回來得及時,才將他救起來結為兄弟。于是他給渾家定了三條規矩,有三種人不能害:一是云游的僧道,二是行院的妓女,三是流配的犯人。妓女的錢是陪了多少小心才得來的,而犯人里則多有好漢。這還算是有點良心。
    黃牛肉、水牛肉還有人肉饅頭還在賣著,沒有人理會,沒有人過問,沒有人搜查,打虎英雄武松如果不是留個心眼,也被切做了黃牛肉,不過,他心胸真是大度,被張青幾句吹捧的好話一恭維,被好酒好肉一招待,他便不計前嫌,還同張青結為異性兄弟。
    他現在已經不是什么都頭了,就算是,這個地方也不屬于他的管轄范圍,不必多管閑事,他現在是個配軍,他是說過抱打不平,他也很嫉惡如仇,可那都是場面上的,這背地里誰當真?而且張青又不是別人,已經化敵為友,變成了兄弟。兄弟做什么事那是另當別論的,是可以睜只眼閉只眼的,是可以理解的,自己不也是個殺人犯嗎?只是多少不一樣而已。
    后來張靑興致勃勃,很有成就感地帶著武松參觀了他的人肉作坊:“壁上繃著幾張人皮,梁上吊著五七條人腿”,武松沒有吃驚,沒有感到觸目驚心,也許已經因為有了張青前面那一番話的鋪墊,也許有過兩條人命在身的他的心靈已經麻木不仁,他不想再問這些人腿是什么來歷,官府都不問,他操什么閑心?這幾個人的死和他根本有什么相干?
        不過,當他看到押解他的已經一顛一倒挺在剝人凳上的這兩個公人時,他還是覺得不能見死不救,不僅因為他們一路上那么小心服侍著自己,已經有些情分,害了他們天理不容,而且因為他們還要與自己結伴同行好一段路程,他們如果被張青夫婦都剝了做水牛肉賣,那自己就不能去孟州了。而自己可是在編在冊的犯人哪。他暫時還不想被通緝,更不想讓人罵自己不是條好漢,好漢做事好漢當,那個牢還是要去坐的。
    武松走了之后,張青與孫二娘的人肉包子店還在繼續開下去,而且還因為生意不錯而開了分店,這就意味著,還有無數的生命會平白無故地變成黃牛肉或水牛肉。也許會是你,也許會是我,只要你或我經過這個十字坡。
     
     
  2. 上一篇: 張老師讀水滸之十六:高明的馬屁
  3. 下一篇: 張老師讀水滸之十四:都是漂亮惹的禍
  4. 捕鱼游戏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