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8j8gr"><pre id="8j8gr"></pre></tbody>

<button id="8j8gr"><acronym id="8j8gr"></acronym></button>

    <span id="8j8gr"></span>
  1. <table id="8j8gr"><em id="8j8gr"><samp id="8j8gr"></samp></em></table>
    <progress id="8j8gr"><big id="8j8gr"><video id="8j8gr"></video></big></progress>

    張老師讀水滸之十六:高明的馬屁

    在專制社會里,一手遮天的領導通常會用兩種人,一種是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埋頭苦干的人,一種是善于吹牛拍馬阿諛奉承討領導歡心的人。實干的人能夠讓他的各項工作開展得很順利,甚至有聲有色,而拍馬屁的人則讓他生活過得很開心。理智上,他需要前一種人,感情上,他喜歡后一種人。歷史上清朝乾隆皇帝就是一個很典型的領導,他既用劉墉紀曉嵐這些實心辦事的人,也用和珅這樣讓自己任何時候都非常舒服的人。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就是先賢圣哲也一樣“好言一句三冬暖”,但拍馬也是有講究的,所謂拍馬有術。不善拍者,可能拍到馬腳上去,而善拍者則能拿捏到位,高明的,能在無聲無息、不露斧鑿之痕中讓被拍者得意忘形,飄飄欲仙,失去起碼的對是非好壞的認知,而拍者則從此飛黃騰達,平步青云。
    與《金瓶梅》一樣,《水滸傳》是一部最能表現世俗生活的長篇小說。里面的拍馬現象非常普遍,我看到最多的就是互吹互拍,其中典型的一句便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然后兩個人便一見如故,霎時就變成了朋友,變成了兄弟。
    仔細想想,我還是覺得在諸多拍馬者里,有個人最為高明。他功夫平常,地位不高,出場也不多,如果不是為了湊足一百零八位之數,他完全是個有他不多無他不少的可有可無的人物,可就是這么一個人,卻一定能給你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這個人叫石勇,綽號石將軍。
    石勇憑了什么讓我們就一下子能夠記住他?就憑幾句溜須拍馬的大話。
    這還得從宋江一行人從清風山路經對影山收復呂方郭盛投奔梁山說起,時間是一天中午,地點是一家大酒店,主要人物有宋江與燕順與石勇,還有酒保,事件是換座位。
    宋江一行是后進店,石勇是先在店里,他一個人占了一副大座頭,宋江的人多,酒店再沒有了大桌子,宋江這邊就叫酒保去與石勇商量一下,跟他換一換。這本來完全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可以通融的事,可是,沒想到,酒保卻碰了一鼻子灰,石勇沒來由地“焦躁”著說:“老爺不換”,語氣很沖,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以致燕順明顯感覺這廝無禮,看不過眼,要打抱不平,不是被宋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摁住了,準要弄得整個酒店稀里嘩啦,亂七八糟。
    不換就不換,宋江很會息事寧人,可石勇卻沒見好就收,而是轉過頭來,帶著挑釁地看著宋江與燕順冷笑。我們設身處地想想,如果有人對著你也這么陰不陰陽不陽地冷笑著,我相信你心里也一定會很不舒服。一個人單槍匹馬對著宋江眾多人這樣無事生非,就一定不是吃錯了要那么簡單。
    酒保被拒,一者自己沒有面子,二者有負宋江所托,而且,在他看來,換個位置本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讓多的人坐大桌子,一個人坐張小桌子,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他想再作次努力。他一直是比較客氣的,前面說“有勞上下”,這次依然“陪著小心”,再次懇請石勇換一換。沒想到石勇先是“大怒”,后生拍起了桌子罵人,而且還揚言要揍人。這就很是有些夸張,不合情理。
    石勇看似對酒保發火,其實是捉雞罵狗,指桑罵槐。燕順本就窩了一肚子的火,早就想發作了,此時再也忍耐不住,以牙還牙。沒想到,石勇黃牛崽哩不怕田大,居然跳了起來,顯得更加窮兇極惡,然后便說出了一句與“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有些相似的大話:“老爺天下只讓得兩個人,其余的都把來做腳底下的泥。”正在氣頭上的燕順沒有聽出這句話的非同凡響,他已經提起板凳要打將過去了,而還是被宋江攔住了。因為宋江聽到了其“出語不俗”,所以要問個明白,問這兩個人是誰。于是石勇便先說了柴進,后說了宋江。宋江暗笑,燕順把板凳放下,一場劍拔弩張的血腥事件就這樣一下子消弭于無形。石勇再次夯實他的大話:“老爺只除了這兩個人,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
    這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把一件偶然發生的換座小事弄得差點出人命,就不僅只是令人費解而已了。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這是石勇是事先就布好了這么一個局,而且抓住了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進行一次小題大作。
    石勇是個沒有什么本事的人,這從他后來的表現上可以知道,上梁山初期他就是一個管理酒店的,而且還是其中之一,后來征遼國,打方臘,他也只是一個打著旗子的跟班,沒有一點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F在在這個酒店里,他明明勢單力孤,卻硬是雞蛋碰石頭地要與這一伙人為敵。這不是有毛病,而是有恃無恐。他“恃”的就是這句看似豪言壯語實則溜須拍馬的大話,當然,另外還有一封書信。
    他是不認識宋江的,可是宋江大致的形貌,比如又黑又矮,他是曉得的,因為及時雨宋江在江湖上已經遐邇聞名,他又是從宋江的家里出來,一定問了宋清、宋太公等與之有關的人,否則怎么送信?而且,他也曉得宋江大致活動在什么地方,宋江大鬧江州,正往梁山投奔而來,已經在江湖上傳得沸沸揚揚,所以,石勇是在這必經之路的酒店里守株待兔。
    把個座位扯上皇帝,僅為了襯托出宋江,這個馬屁拍的,驚世駭俗。所以宋江聽后,就算是不感動,也會承情。在這個基礎上,又把信拿出,自然弄得關系很不一般。
    這充分說明石勇至少在投靠宋江這件事上工于心計。
    石勇佩服的兩個人里還有一個人——柴進,也是用意很深的。一是柴進出身高貴,是有免死金牌的柴家后人,而且在江湖上的聲望,與宋江可以相媲美,都是仗義疏財。他是一個與柴進有交往的人,這樣也就不露痕跡地抬高了自己的身價。二是他曾受惠于柴進,他念念不完他的好,用以表明自己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以此類推,如果宋江用他,日后把他當作心腹,他也是可以效犬馬之勞的。
    石勇終于在宋江的引薦下,成功地成為梁山一百零八將里的一員,過上“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幸福生活,但是,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正因為他疑似柴進的人,所以宋江并沒有在后來的崢嶸歲月里重用他。要不,也可能是他爛泥扶不上墻,本事太過稀松平常,不堪一用,也未可知吧?
     
  2. 上一篇: 學習使人進步
  3. 下一篇: 張老師讀水滸之十五:黃牛肉與水牛肉
  4. 捕鱼游戏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