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8j8gr"><pre id="8j8gr"></pre></tbody>

<button id="8j8gr"><acronym id="8j8gr"></acronym></button>

    <span id="8j8gr"></span>
  1. <table id="8j8gr"><em id="8j8gr"><samp id="8j8gr"></samp></em></table>
    <progress id="8j8gr"><big id="8j8gr"><video id="8j8gr"></video></big></progress>

    被量化慣性“拋起”的校長們

    進入開學季,校長的開學致辭成為媒體爭相報道的焦點。近日,有媒體在微信公眾號上推送的一條名為《湖北中學女校長火了!對學生說的話,竟點醒不少中國成年人!》的鏈接,被微信朋友圈競相轉發。微信中,湖北一所中學的女校長在學校開學時所做的《不讀書、不吃苦,你要青春干嘛》的講話稿被原文刊登。
      這篇校長演講稿刷屏微信朋友圈的同時,該中學女校長在講話稿中闡述的教育觀,如“叛逆和瘋狂的青春當然可以,但幾年的放縱,換來的可能就是一生的卑微和底層!”“怕吃苦,苦一輩子,不怕苦,苦一陣子”,一度引起熱議,在微信朋友圈中,有點贊之聲,也不乏質疑之調。有微信朋友圈的網友將這段講話稿奉為“正能量”,但也有教育同行將之視為“毒雞湯”。
      為何一篇校長講話稿會一石激起千層浪?其背后是否代表了當下學校不同主體教育觀點的齟齬?唯分數與升學率是否在不少學校仍大行其道?作為校長,面對自身教育理念與現實的碰撞,又該如何抉擇與權衡?這些問題均值得深思。
      是教育正能量還是毒藥”
      “王校長的講話稿非常正能量。其內容引用了當今最火爆的大型電視連續劇《羋月傳》中的女主角孫儷拍劇的心酸歷程。還引用了一些網絡最流行的詞匯以及臺灣著名作家龍應臺、商界領袖李嘉誠、柳傳志等人的言語。通過諸多成功案例抓住了每一個學生的心理,并告訴他們‘不讀書,不吃苦,你要青春干什么!’可謂是‘對癥下藥’。”一所學校在《不讀書、不吃苦,你要青春干嘛》發布的第二天,立刻轉載并作出了如上評價。
      的確,在講話稿中,該中學女校長列舉了不少成功人士的成長案例,希望學生學習他們能吃苦的精神。“馬云在《不吃苦,你要青春干嘛》這篇演講中這樣說到‘當你不去拼一份獎學金,不去過沒試過的生活,整天掛著QQ,刷著微博,逛著淘寶,玩著網游,干著我80歲都能做的事,你要青春干嘛?’”這段話是對目前學生在學習上出現的畏難怕苦現象的一種反思。
      有學生在講話稿之后寫下感言:“我想是它講出了讀書和吃苦對于青春和人生的意義,給還處在寒假狀態的懶散的我們打了一針強心劑,帶來了滿滿的正能量,起到振聾發聵、催人奮進的效果。”
      然而,在不少家長、學生點贊的同時,該校長在講話中闡述的教育觀點則遭到了質疑與駁斥。其中,“叛逆和瘋狂的青春當然可以,但幾年的放縱,換來的可能就是一生的卑微和底層”“不讀書或讀書少也有用,但對社會的貢獻少,他們賺的錢就少。讀書多,花的錢也多,用的時間也多,但是貢獻大,自己賺的錢也多,地位就高”等言論被認為是教育功利主義的表現,“底層”“地位”等詞匯更被過度解讀。有校長在微信朋友圈以犀利言辭評論:“真不知道今天的中國,還有多少‘優秀’校長和教師在偏離教育的真諦!我真擔心這樣‘火’的校長是否意識到自己正在呼應社會上一些鼓吹成功學的‘大師’,正在為教育功利化涂脂抹粉,正在為應試教育火上澆油。”
      校長開學致辭,通常是一所學校新學期開始的慣例。對于校長來說,開學致辭更是自身教育理念的闡發,在此基礎上也需要激勵與鼓舞學生。江蘇省大豐高級中學校長徐天國認為:“《不讀書,不吃苦,你要青春干嘛》闡明了讀書對人的影響,糾正了“讀書無用論”,響亮地喊出了教育工作者對廣大青少年的一席真心話,是一味清新樸實卻強有力的心靈雞湯。”但其中將讀書多少與貢獻大小直接掛鉤,不讀書就沒有好前程的言論出于教育工作者之口,卻是不恰當的。“吃苦”精神的提出并無不妥,但將“吃苦”的表現定義為假期補課或是“打吊瓶”式的苦學,在素質教育的背景下,是不足取的。
      戴著鐐銬”的素質教育
      一些教育學者認為,湖北女校長演講稿之所以引起熱議,是因為演講稿中強調分數和升學率的基調,切中了當前教育背景下,盡管應試教育的弊端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迫切需要教育改革來推動教育現代化的建設,但是,社會對于學校的評價標準仍然沒有“更新”,還停留在看重學校分數和升學率的觀念上。對于校長而言,既要重視升學率,達到家長對學校的期望,又要不斷進行教育改革,推動素質教育的實施。然而,由于與素質教育相配套的評測體系出臺時間不長,學校的改革也就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不少學校的校長處于“雙面夾擊”的狀態之下,動彈不得,這也是不少中小學校長“大倒苦水”的地方。
      2013年6月3日,教育部印發了《關于推進中小學教育質量綜合評價改革的意見》,并出臺了《中小學教育質量綜合評價指標框架》(試行),距今已有兩年多的時間,但在具體落實過程中,仍有不少阻力。
      在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南陽中學校長侍之春看來,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教育工作者尤其是校長的教育觀念轉變與轉化問題。“在教育部三令五申要求各地學校減輕學生負擔的背景下,在假期中分層次、有針對性地指導學生自主發展,無可非議,但組織全校性的補課,卻在客觀上限制了學生的自主發展、個性發展,實不可取。事實上,片面追求升學率,組織全校性或全班性補課的現象屢禁不止。學校、家長、教育管理部門,無論從哪個層面看,徹底拋棄應試教育觀念和方式,全面實施素質教育,將認識轉化為實際行動,都還任重道遠。”
      除了轉變觀念外,對于校長來說,由于素質教育并不等于不追求升學率,所以在實際教育教學過程中,如何在保證升學率的情況下落實素質教育,是他們面臨的一大難題。學校校長盡管明知“分數是硬道理”這樣的論斷與教育立德樹人的本義相悖,但在社會壓力下,不得不選擇傳統的方法如“補課”“題海戰術”來提高學生分數,提高升學率,在數字上贏得家長和社會的認可。
      “校長實際上是戴著鐐銬的舞者。”一名校長在朋友圈熱議湖北中學女校長講話稿的時候感慨,“只要在家長們看來,學校的素質教育并不能提高孩子升學幾率,那么學校所做的就是無用功。”因此,湖北中學女校長的言論是對當前校長處于兩難困境的折射。
      破解教育量化”思維定勢
      分數,升學率,包括中小學教學質量綜合評價以及中小學生綜合素質評價的指標均與數字相關,當前的招考制度也以量化的成績為準繩。“評價是教育的有力杠桿。”在2015年度的教育評價研討會上,中國教育學會教育評價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時龍強調了評價對于教育的重要性。但是評價本身也有定量與定性之分。目前,校長遇到的困境則在于,社會評價對于量的要求與教育部門對于質的呼吁無法兼顧。
      引導校長走出兩難困境,需要繼續推進招生考試制度的改革,否則素質教育則可能淪為空談。2014年招生考試制度改革啟動,上海、浙江先行試點高考制度改革,增加學生選擇性,分散考試壓力,促進學生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正如上海市曹楊二中校長王洋所說:“不是因為高考改革而重視推進素質教育,而是在堅持素質教育的過程中,實現教育質量的同步提升。質量的提升是素質教育的保障。”
      校長開學致辭引發的熱議,應不僅僅局限于其內容本身,而更應將之看成在教育專家看來是“倒退”的教育觀念,在不少中小學仍有生存土壤的原因所在。彌合校長教育理念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仍需制度給力。(記者 李萍)
      《中國教育報》2016年3月2日第5版
     
  2. 上一篇: 校長一定要“兼課”嗎?
  3. 下一篇: 什么樣的傳統文化教育適合兒童?
  4. 捕鱼游戏下分